美豐新聞
 
葡萄隨想
2019年8月8日
出自:和澤公司 山嵐



悶熱的夏日傍晚,坐在餐桌前認真享用一串還帶著水珠的巨峰葡萄,看著玫瑰或向日葵在瓶中鮮妍,陽光或雨水在窗上流連,甜蜜的滋味便會無限彌漫。

隨之升起的還有許多記憶的片段。

小時候,山里土地少,沒有大規模的葡萄園,如果哪家院里有一兩株葡萄,結了稀稀拉拉幾串果實,還不夠眾多孩子眼饞的,往往才剛有一點點似乎飽滿不再青澀了,已經被等不及的我們悄悄分享了:迫不及待放進嘴里,往往齜牙咧嘴——酸!所以那時我們對葡萄的印象并不怎樣,遠不及對于遍地可采食的玉米桿(那是我們兒時的“甘蔗”)的熱衷。

我幺爸家倒是有很大幾架葡萄,據說有時候一串串地吊著很是喜人。可是他家離我們遠,遙不可及,偶爾到幺爸家做客時也沒逢著葡萄成熟季,只能看著那葡萄架贊嘆或遙想。

終于見到那成串的葡萄就真實地在頭頂閃耀,在身旁放光,置身各種看起來便已令人心醉的純粹葡萄世界時,時空已變幻:新疆葡萄溝里,我幼年的女兒在歡呼跳躍。而我的眼里,交叉著女兒和那個曾在幺爸家葡萄架下幻想的女孩。

還有一個穿著鮮艷維族服裝的小女孩,在葡萄架下,對著我的鏡頭翩然起舞,那雙水靈靈會說話的眼睛一直鮮活到如今。

女兒喜愛無核葡萄和那種脆脆的提子,而我并不太挑剔,在市場上或者手機APP里看著入眼入心的那一種就好,或者直接“遙控”她爸買回。偶爾買到小攤上大爺大媽擺下的幾串仿佛剛從藤上摘下的或紅或白或紫的葡萄,便像吃到了兒時的味道,無端美滋滋的遙望。

或酸或甜,都是葡萄的味道,生活的味道,我們只需品味。

本信息被訪問284次。

聯系電話:(+86)-0838-2313833  傳真號碼:(+86)-0838-2304222  郵箱:scmeifxxzx@163.com

E世博esball